關於部落格
雅樹的天空部落
  • 1429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鑰匙

“好,這話可是你說的,你不要後悔。” 她冷冷道。 “妳只要敢踏出這個大門一步,就不要再回來!” 我罵道。 『碰!!』 她用力將門狠狠的一摔,代替了她的回答。 她走了。 自從我們認識以來,已經數不清這是第幾次吵架了。 每次吵起架來總是像仇人一樣,什麼難聽的話都罵的出口。 每次吵到最後,她總是會奪門而出。 但是隔天早上當我起床,她也總是會在床邊。 她總是會在半夜時悄悄開門進來, 她會先佇立在床邊,靜靜凝視著我的睡臉。 接著她會情不自禁的輕輕撫摸起我的頭髮。 等到她累了,就會從背後抱著我入睡。 她一向如此。 仔細想想,這次吵架確實是我不對。 認識了這麼多年,也是時候該給她一個交代了。 只是我就是氣不過她那副頤指氣使的模樣。 明明只比我大幾歲,卻老是把自己當成是我媽一樣。 誰受得了啊! 其實我鑽戒已經買好了,原本打算今天要向她求婚的。 誰知道她又翻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來跟我吵。 是人都有火,我也不是吃素的,要吵就陪妳吵啊! 結果就變成這樣了。 我從抽屜裡取出鑽戒,看著它,回想著我們過去的時光。 好吧!算我倒楣,被妳這隻母老虎煞到,老子認栽了,行了吧! 我把鑽戒收回抽屜,決定等她今晚回來,無論如何定要向她求婚。 我先嘗試與她聯繫,手機收不到訊號。 很好,又給我玩關機是吧?沒差,反正我已經習慣了。 想到今後一生就要被她玩弄於魔掌中,就覺得很不服氣。 我靈機一動,便跑到文具店去,買了一捲膠帶。 妳不是一直想要一個交代嗎?好啊,我就買一捲膠帶送妳。 在送她鑽戒之前,先送她一捲膠帶,嘻嘻,我真是太壞了。 哼!誰叫妳老是把我當小孩,那我就真的來惡作劇一番。 到了晚上,她還是沒回來。 沒差,反正等到了半夜,她一定會回來的。 這麼多年了,她的脾氣我太清楚了。 好,我就等妳回來。 我閉上眼睛,卻沒有睡著,依然保持著清醒。 半夜,傳來了大門打開的聲音,和她那熟悉的腳步聲。 腳步聲來到了臥室門口,接著是臥室門打開的聲音。 嗯,奇怪,怎麼還有水滴聲?大概是我聽錯了吧! 她說過,她最喜歡看我的睡臉。 她說我的睡臉很純真,像小孩一樣。 純真?我要是純真,世界上就沒有壞人了。 我是因為知道她喜歡看我的睡臉,所以才故意裝睡給她看。 這麼多年來,每次和她吵完架, 當她半夜回來,看著我的睡臉的時候,其實我都是醒著的。 忽然,她的手輕輕撫上了我的臉頰。 奇怪,這次她居然不是摸我的頭髮。 而且她的手怎麼溼溼的? “寶貝。” 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啊!你裝睡?” 她嚇了一跳。 “怎麼了?妳的手怎麼這麼冰,是不是感冒了?” 我心疼道。 “沒有啊,外面下雨了,我淋溼了,所以有點兒冷。” 她像平常一樣,從背後環抱著我。 “寶貝,妳的身體也很冷啊,真的不要緊嗎?” 我擔心道。 “沒事的,你讓我抱一下,待會就好了。” 她把頭埋在了我的背上。 “寶貝,先讓我起來一下好嗎?我有東西要給妳。” 我道。 “不行,明天再給。” 她不依道。 “可是我有話要對妳說。” 我再道。 “有什麼話明天再說,不然我要生氣了。” 她威脅道。 “好吧,晚安寶貝。” 我道。 “晚安,親愛的。” 她道。 想了一下,反正都這麼多年了,也不差這一個晚上。 更何況,抽屜裡面的膠帶跟鑽戒又不會跑掉。 明天還有很多時間,我們還有很長的未來。 想到這裡,我也不再急於一時。 放鬆心情,閉上眼睛,很快便進入夢鄉,沉沉睡去。 我做了一個夢,夢到她向我道別。 她說她要離開我,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要我別再找她。 天亮了,我也由夢中驚醒。 她不在,床腳有灘水漬。 我立刻衝出房門。 沒見着她的身影,卻在餐桌上發現她留下的鑰匙和紙條。 『親愛的: 我走了。 感謝上帝讓你我相遇, 讓我們一起渡過一段幸福的時光。 我把你家的鑰匙還給你。 相信以後你一定會遇見比我更好的女孩。 到時候請你將鑰匙交給她。 別來找我,我不會見你。 季遙 筆』 她把我給她的鑰匙還給我了, 這次她不是鬧著玩的。 她走了,她真的走了。 她離開我了,她真的離開我了。 那麼昨晚又算是什麼,訣別嗎? 怎麼會這樣?不應該是這樣的啊! 我跌坐在地上,彷彿失去了魂魄。 在這一瞬間,我明白了一個事實。 沒有她,等於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我打她的手機,還是收不到訊號。 沒關係,不要緊。 她不會去別的地方,一定是回家了。 我衝到地下停車場,跳上車。 加足油門,朝她老家疾駛而去。 一切都是我不好。 我應該像個大男人,對女人的小脾氣一笑置之。 我發誓,我不會再犯錯。 因為我知道,我不能失去妳。 車終於到了她家門口。 我跳下車,按著她家的門鈴。 沒有人應門。 不可能沒人在家的, 我不死心的繼續按。 這時附近的鄰居大嬸經過。 “你找季家嗎?” 大嬸問我道。 “是,請問他們去哪兒了?” 我問大嬸道。 “你找季家的話,他們去派出所了喔!” 大嬸答道。 “派出所?出了什麼事情嗎?” 我緊張道。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 大嬸再答道。 問清楚是哪間派出所,謝過了大嬸之後,我便立刻跳上車,火速駛往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停好車,我便三步併做兩步,衝進所內。 正想向服務台詢問的時候,正好看見伯父伯母正在與警官交談,我便立刻湊上前去。 “伯父、伯母,出了什麼事情嗎?” 我問道。 “啊!你來了,警方也通知你了嗎?” 伯母的神色有些疲憊,眼角還有些淚痕,顯然是剛哭過。 “通知我什麼?季遙呢?季遙在哪?” 我忽然感到胸口一悶,一股不詳的預感在我腦中浮現。 “咳!您就是凌先生吧?我們正打算通知您…” 正與伯父伯母交談的警官一見着我,便轉向我道。 “通知我什麼?是不是季遙出事了?季遙在哪?我要見季遙!” 我慌了,大聲喊道。 “凌先生,請您冷靜一點,人死不能復生…” 警官說著。 “你說什麼?” 我奇道。 “呃,人死不能復生…” 警官重複道。 “誰死了?” 我莫名奇妙道。 “小凌!你還好吧?你要節哀啊!伯母知道你心裡難過,可是你要面對現實啊!” 伯母一邊流著眼淚,邊用顫抖的手輕輕撫摸著我的背部。 “你們是說季遙死了!?” 我喊道。 伯母泣不成聲,伯父嘆了口氣,警官點了點頭。 “荒謬!!這怎麼可能!昨天晚上她還回來過,怎麼可能今天就死了!” 我實在難以置信,大聲喊著。 “呃,凌先生,你說死者昨晚在你家裡?” 警官問道。 “是啊,我有證據,就是她留的字條!” 我由外套口袋取出字條,遞給警官。 伯父伯母對望一眼,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 “這字條中提到的鑰匙,現在在你手上嗎?” 警官看完字條後,問道。 “哪,在這!” 我由外套口袋取出鑰匙,遞給警官。 “我在警界服務這麼多年,從未遇過這麼離奇的事件。” 警官一邊看著手中鑰匙,一邊說道。 “什麼意思?” 我問道。 “凌先生,你的女朋友,季小姐的死亡時間,並不是今天早上,而是昨天早上。” 警官說道。 “什麼!?” 我驚訝道。 “昨天早上,季小姐駕駛的車輛發生意外,連人帶車撞進了湖裡。 中午,當我們把車打撈起來後,整理出季小姐的遺物中,就有這把鑰匙。 不料,半夜鑑識科的人員清點物品時,卻發現鑰匙竟不翼而飛了。 我們調閱監控影帶,卻發現並沒有人進入庫房。 也就是說,它是憑空消失的。 你看,這鑰匙上面還有用奇異筆寫的編號,這是我親手寫上去的。” 警官緩緩說道。 我跌坐在地上,目瞪口呆。 “……請讓我見她最後一面。” 片刻後,我回過神來,說道。 “很抱歉,我不能答應你。” 伯父道。 “為什麼!?” 我驚訝道。 “既然季遙說她不願見你,很抱歉,我不能讓你見她。” 伯父答道。 “傻孩子,季遙是不願意讓你見到她如今的模樣,你懂嗎?” 伯母柔聲道。 “我懂,可是。” 我仍然不放棄道。 “這是季遙的遺言,也是她最後的心願,如果你愛她,請你尊重她,好嗎?” 伯父道。 “……我明白了。” 我不再堅持。 每到夜晚,我總是會想,也許今晚她會回來。 她會佇立在床邊,靜靜凝視著我的睡臉。 會輕輕撫摸著我的頭髮,從背後擁抱著我入眠 然而,從那次以後,季遙再也沒有回來過。 註1:本故事純屬虛構,並非作者個人經歷。 註2:很抱歉,本篇跟以前寫的最愛一樣,都是假借恐怖小說為名義發表的愛情故事。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