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雅樹的天空部落
  • 1429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晨星作戰ACT5、儀式

橫樑上到處張貼著密密麻麻的符紙。 大部分的符紙上是以古文寫成的咒文, 其中也穿插著一些畫著各式各樣圖騰的符紙。 每支砥柱下都放著一盆熊熊燃燒的溝火。 無數的溝火產生的熱力,令廣間內的景像也為之扭曲。 每一面牆壁上都懸掛著巨幅的旗幟, 旗幟上印著象徵陰陽道的九字真言印。 在溝火的映照下,九字真言印顯得更加神秘。 房間的四個角落則佇立著巨大的四天王神像。 因熱力而顯得扭曲的神像,顯得面目猙獰。 廣間的正面是一座祠堂, 祠堂的前面擺放著一座魔法陣。 魔法陣中央畫著六芒星, 四周則是以希伯萊文寫成的咒文。 魔法陣散發出詭異藍芒及陣陣寒意, 與環繞著廣間的無數溝火形成了明顯對比。 廣間的地板由黑亮的無名堅石所構成, 然而看起來卻是一片紅。 因為無垢者們的血液,已將此地化為一片血泊。 在那血泊之上的則是一座高山, 一座由無垢者們的屍體所堆砌而成的山。 屍山血海。 這就是此刻祭壇之間內的景象。 屍山上站著一個女人。 准確的說,應該是一個一絲不掛的女人。 那女人有著一頭銀白色的短髮。 她閉著雙眼,眉頭微皺的表情,似乎微略透露出些許苦悶。 一位佇立於屍山血海之上的裸女。 她就是拝神。 『優特 嘿 嗚波 嘿…』 拝神的口中吟唱著意味不明的咒語。 艱深晦澀的音調,在這幅詭異光景下,顯得異常尖銳刺耳。 隨著拝神的咒語,由屍體中流出的血液彷彿有了生命。 不但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凝固,甚至連顏色都變得更加鮮豔。 這些活著的血液,宛如江河融於海般,被魔法陣吸引而去。 奇怪的是,每當它們將要接觸到魔法陣時就消失了。 而取而代之的是,魔法陣隨著藍芒送出的紅色光點。 自古以來,這種紅色光點擁有許多名稱。 MAG、瑪格內黛特、磁鐵礦、生體磁礦、靈糧、瑪娜、真我津火… 然而,無論人們如何稱呼它。 它就是構成所有生命最基本、最原始,也最純粹的生命能量。 一時之間,空氣中充斥著無數的紅色光點。 每當光點累積到一定程度後,拝神身上就會散發出淡淡紅芒。 這時這些光點就會有所感應,朝向拝神激射而去。 而拝神的身體則像成了無底黑洞,將這些光點全數吸納。 這個過程重複幾次後,拝神停止吟唱,睜開雙眼。 她略為活動四肢,感受著自身的力量。 拝神自言自語着。 “還是不夠啊…” 拝神低下頭,嘆了口氣,道。 “這種程度,是無法讓司令官大人復活的。” 拝神望著祠堂,道。 “還要更多,還得殺更多的人,流更多的血才行哪…” 拝神抬起頭,望著天花板,眼神中閃爍著瘋狂而熾熱的光芒。 駐屯地上層 皆門內部 “奧洲流奧義 極上瘋狂大車輪!!!~~~” 隨著一陣紅光閃現,爆發出一連串霹靂啪啦的聲響。 政宗左手拿著開山刀,右手…還是開山刀。 在一大片密密麻麻的敵陣中,來回不停的穿梭旋轉著。 凡其刀掃過之處,皆是血花四濺、碎肉橫飛。 他的仲魔-勇敢的加姆則適時的張開大嘴,吐出一波又一波的火燄。 替他把那些該死的卻沒死的送回老家, 順便讓那些已經死的卻還沒死透的死的再透一點。 空氣中彌漫著陣陣黑煙與焦味,隱約還帶些烤肉的味道。 “秘劍 倭道三連擊!!~~” “嘎啊啊啊!~” 鬼女陀羅迦傳出一陣尖銳刺耳的悽慘絕叫。 不遠處,藤井揮舞著手中的銘刀神斬,將一隻陀羅迦擊斃。 藤井身旁仲魔-未熟的小魯猛然轉身, 吐出一陣火,將一隻企圖趁亂偷襲的式神給燒的一乾二淨。 然而情況似乎不怎麼妙,很快四週的惡魔們又再度圍了上來。 藤井握著刀的右手有些發抖。 刀身上有些許凝固變色的血跡,顯然已經過一番激烈砍殺。 他面色凝重,喘著大氣,汗如雨下,顯得十分疲憊。 未完待續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