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雅樹的天空部落
  • 1429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晨星作戰ACT7 黑歷史

有一位神,由於一個女人,有識別善惡的好奇心,懲罰全人類。 有一位神,僅饒過諾亞一家,卻淹死全人類。 有一位神,活活燒死索多瑪、蛾摩拉全體居民,賜予他們硫磺與火。 有一位神,屠殺猶太人在沙漠中流浪時,膽敢抱怨摩西的一萬四千七百人。 並派遣毒蛇,噬咬途中的畏怯者。 有一位神,殺死五萬零七十個,僅僅是看一眼方舟的人們。 如此殘忍嗜殺,雙手沾滿血腥,以暴力與恐怖支配一切的極惡之神。 卻能夠安穩高坐於天國寶座,毫無愧疚,心安理得的承受著萬民景仰。 在這個充滿欺瞞的世界裡,從來不去懷疑思考的人們哪! 很久以前,有一個男人,他的名字叫五島。 陸上自衛隊一等陸佐,五島公夫。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 他得知了唯一神企圖毀滅東京,重新建立千年王國的陰謀。 於是,他利用惡魔召喚程式,企圖借助古神-國津神的力量, 與侵略日本的希伯萊神族抗衡,保衛自己的國家。 然而他失敗了。 唯一神派遣使者,幻化為美國駐日大使-杜魯門的魔神托爾。 杜魯門欺騙了某位少年。 他告訴那少年說,只要少年打倒動亂的根源-五島,就可以拯救東京。 然而,當少年對此信以為真,依照約定,成功打敗了五島。 杜魯門卻按下了核彈發射的按鈕。 於是,東京毀滅了。 很久以後,有一個女人,她的名字叫拝神。 拝神原本是一個孤兒。 被彌賽亞教所收養,從小在彌賽亞教的教育之下長大。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她得以進入座堂工作。 就在那時,接觸到了被封印的黑歷史。 原來,所謂的東京大破壞與大洪水,跟本就不是什麼災難。 而是由彌賽亞教所自導自演的一場好戲! 從小到大所相信的事物,竟然是一個天大的謊言。 如此巨大的打擊,使她的信仰在一瞬間完全崩潰。 於是,這個被自己的信仰所背叛的女人,終於背叛了自己的信仰。 從此走向另一個極端。 她立刻毅然決然的叛出彌賽亞教,投向蓋亞教的懷抱。 然而,當她加入蓋亞教後,卻發現蓋亞教並不如她所想像的那般。 甚至現任總帥道灌,反而有與彌賽亞教妥協的意思。 這時,她又由蓋亞教文獻中,得知五島公夫此人的存在,立刻視之為偶像。 於是,當她由蓋亞教習得役使惡魔之術,與還魂之術後,她又由蓋亞教叛出。 並聚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輕人,在舊市谷駐屯地內,策劃著如何復活五島。 義所當為,毅然為之。 不為利誘,不為威屈。 成敗,在所不計! 駐屯地深部 祭壇之間 拝神再度中止了吟唱,緩緩睜開了雙眼。 因為她能夠確實感應到,自己的親衛隊長, 已經帶領著她的部隊,離開了他們應該駐守的地方。 而這也就意味著,目前外面的戰況, 已經進展到一個,對己方十分不利的地步。 所以,才會讓連原本應該守護自己的親衛隊,也非得出戰不可了。 “那個人,也到這兒來了嗎…?” 拝神自言自語著。 拝神的腦海中,逐漸浮現出那人的身影。 那個數次阻擾了自己計畫的人。 那個和自己一樣, 在這個熱兵器王道的時代裡,卻偏偏對武士刀情有獨鍾的人。 那個和自己一樣,眼神散發著熾熱光芒的人。 每次見到那人,總是會不禁想起過去的自己。 “你與我,很相似…” 拝神用極為細小的聲音,喃喃唸著。 拝神轉過頭去,望著祠堂。 在那座祠堂之中,整齊的擺放著她耗費數年時光, 費盡千辛萬苦尋找得來,五島公夫生前穿過的衣物。 是的,這座祠堂並不是祭祀著任何神衹,而是五島的衣冠塚。 為什麼是衣冠塚,而不是墳墓? 因為當時卑鄙的彌賽亞教,畏懼將來有人企圖復活五島。 為了防患於未然,在五島死後,命人偷偷將他的屍身消毀。 五島死無全屍。 哪怕只是一根骨頭,一塊碎肉,都沒有留下。 拝神,這是一個特殊的名字。 當她被彌賽教取了這個名字的同時, 也象徵著她將永生永世,虔誠敬拜那至高唯一之神。 然而,當她在蓋亞教的文獻中,得知了五島公夫此人的事蹟時。 拝神這個名字,對她而言,就有了另一層全新的意義。 對於此刻的拝神而言。 為了國家,為了人民,慷慨就義,壯烈犧牲的五島大人, 才是她心中唯一的神! 為了讓她心中的神復活,她不惜付出任何代價。 無論要犧牲多少人,無論要流多少血。 無論犧牲流血的是敵人,甚至是自己人。 只要能夠達成這悲願,儘管要犧牲自己,她也義無反顧,在所不惜!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