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雅樹的天空部落
  • 1429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晨星作戰ACT16 至高之魔彈

“南天朱雀!?” 雖未曾親見,但眼前巨鳥確實與傳說中朱雀形像相符。 鳳凌的仲魔朱雀,感應到主人生命危險,以自我意志現身護主。 『鳳,妳令我失望。』 直接無視眼前的人類男子,朱雀對鳳凌說道。 牠的聲音宛如銀鈴般悅耳,講出的話語卻令人難堪。 “…” 鳳凌彷彿有所感應,微微顫動一下。 『這裡是戰場。 鳳,妳為何在此? 妳前來此地,難道不是為了戰鬥麼? 妳既然選擇了戰場,為何卻又放棄了戰鬥? 擁有信念的妳,戰鬥的姿態是如此的美麗。 為何此刻,妳的心中卻充滿了迷惘。 難到妳已經忘了,自己是為何而戰。 妳是否對得起,那些追隨妳的仲魔? 妳是否對得起,那些信賴妳的夥伴? 妳又是否對得起,妳自己的真心?』 朱雀緩緩說道。 “!” 鳳凌終於睜開了雙眼,凝視著眼前的朱雀。 『人的肉體,並不強悍。 人的精神,更是脆弱。 當人遭逢巨大打擊,有的人會因而崩潰。 另一種人,卻能因此變的更加堅強。 想死,很容易。 不要用死亡作為逃避現實的手段。 因為,“活著”這件事,本身就是一種戰鬥。 所以,戰鬥吧!鳳。 那才是真正的堅強!』 朱雀繼續說教著。 “!!” 鳳凌終於站了起來。 堅定的眼神散發著閃耀的光芒。 在那之中,沒有迷惘。 “很囉唆耶,嘰嘰喳喳的一直碎碎唸。” 鳳凌抱怨道。 『咯咯。』 朱雀開心的笑著。 “喂,不要笑,看起來好噁心。” 鳳凌迅速朝旁邊挪了挪身子,與朱雀保持適當的距離。 “遺言都交代完了嗎?” 冷眼旁觀,默默注視著這一切的嗜血開口了。 鳳凌沒有回答,只是轉過頭來,與嗜血四目相對。 “以嗜血暴徒之名,我召喚你。出來吧!兇鳥弗雷茲貝爾格!!” 嗜血做出召喚的動作。回應主人的召喚,仲魔立刻依約現身。 『為您效勞,我的主人。』 弗雷茲貝爾格恭敬道。 “這傢伙交給你了,別讓牠妨礙我們決鬥。” 嗜血看也沒看仲魔一眼,指著朱雀,冷然道。 『遵命,我的主人。』 弗雷茲貝爾格瞪著朱雀,眼露凶光。 “去吧!我已經沒事了,你不用擔心。” 鳳凌對朱雀道。 朱雀與弗雷茲貝爾格便向一旁飛去了。 “拔槍吧。” 嗜血對鳳凌道。 鳳凌由腰袋中取出儲物膠囊捏碎,將僅存的武器靈力槍握在手中。 “妳在愚弄我嗎?” 嗜血瞪著鳳凌,語氣不善道。 “這是我最後一把槍。我趕到軍械庫時它已經毀了,我什麼也沒拿。” 鳳凌聳聳肩道。 “要槍還不容易!?我這有很多,妳自己挑一把!” 嗜血由腰袋中捉出一把儲物膠囊捏碎,很快地上就疊了一堆槍。 “呵呵,謝了。不過不用,我就用這把。” 鳳凌搖頭道。 “妳瞧不起我嗎!?” 嗜血瞪著鳳凌,語氣不善道。 “這把槍是以前你送我的,你忘了?” 鳳凌嘆道。 “呃!?” 嗜血愣了一下。 “哼!又想騙我。這麼久了,妳怎麼可能一直把它帶在身上?” 片刻後,嗜血冷笑道。 “我沒說謊,至於信不信那是你的事。” 鳳凌面不改色道。 “好!妳自己找死,怨不得我。看槍! 嗜血語畢,立刻朝著鳳凌就是一陣連射。 眼見鳳凌只是幾個微微側身的動作,便將子彈閃了過去。 子彈總是在眼見將要打中她的一刻,被她以極為細小的動作閃過。 雖然看起來十分驚險,但卻是有驚無險。 事實上她甚至從頭到尾都站在原地,腳步連一步都沒有移動。 “這…這怎麼可能!?” 嗜血難以置信道。 “別忘了,與你相處最久的人就是我。 雖然你從魔彈改成連射,雖然你從右手改成左手。 但是你的習慣依然沒有改變。 我只要看你的動作,就能預判你的彈着點。 你的槍,是打不中我的。” 鳳凌嘆道。 “嗚!?” 嗜血愣了一下。 “該我出槍了。接招吧!我的靈魂、我的生命。再會了!我所愛的人吶!!” 鳳凌將生命力轉化為靈力,並將那力量匯聚聚於靈力槍上。 她如此喝道,宛如發自靈魂深處的吶喊。 “這…這個招式是!?” 此刻嗜血眼前所見光景是他生平初見,恐怕也是最後一次。 “至高之魔彈!!!!~~~~” 這一擊融合了鳳凌的意志與力量。 做為媒介,靈力槍成功完成了它的使命。 將這傳說中魔彈射手的最高奧義擊出後,終於粉碎。 因為它是萬能相性的物理攻擊。 因為它無法被防禦、無法被反擊、無法被閃避。 所以人們稱之為-『至高之魔彈』! “嗚啊啊啊啊啊啊~~~~” 嗜血發出一陣慘叫,被融入那巨大的青白色光球中,逐漸消失。 『這樣就好了。』 在意識隨身體逐漸消失中,嗜血心中暗忖。 青白色光球終於消失,兩件事物掉落下來。 解除列門封鎖的卡片,以及一條項鍊。 鳳凌用顫抖的手拾起那項鍊,打開一看。 裡面是一張合照,照片中有兩個人物,一男一女。 男的留著黑色長髮,穿著黑色風衣。 女的留著白色短髮,穿著白色旗袍。 鳳凌凝視著照片,久久不能自己。 列門突破。 剩下的門,還有三道。 未完待續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